两月涨幅瞬间“归零”植华集团暴跌83%的背后

发布时间:2022-06-08 08:42:24 | 来源:凯时最新首页登录 | 作者:K8凯发国际娱乐大厅 | 阅读量:6


  市场总是容易走极端,5月17日港股市场再次见证一出“跳水剧”。股价奋斗两个月,只用几分钟就跌回“解放前”。

  5月17日,港股仙股植华集团(01842)上演复牌闪崩,开盘时还上涨1.44%,随后股价开始大跳水,盘中一度跌85%至0.315港元。与此同时,股票成交量迅速放大,换手率也高达41%。当日收盘,植华集团股价报0.365港元,跌幅仍高达82.5%,当日成交额高达2.21亿元,而公司市值仅剩3.65亿港元。

  据了解,植华集团成立于1989年,并于2019年登陆港交所,是一家典型的代工企业。公司的背包与旅行箱产品包括自有标签产品和品牌产品,业务方式为OEM、ODM及OBM。其中自有标签产品便是公司的代工产品,对应的业务方式为OEM及ODM,也就是俗称的“代工”。公司总部位于香港,生产厂房则位于广东深圳及江西赣州等地。

  5月18日,植华集团继续高开低走,盘中跌幅一度扩大逾15%,报0.305港元。随后跌幅收窄,最终收报0.325港元,跌10.96%。复牌两日,跌超90%。

  值得注意的是,在股价闪崩前,植华集团的股价自3月1日至5月12日(停牌日),公司股价累计涨幅达4.23倍。此番暴跌后,植华集团已经回吐上述期间全部涨幅,公司现在的股价更低于3月1日的开盘价。

  股价闪崩后,市场一片哗然,投资者们更是对其提出了“老千股”、“杀猪盘”的质疑。

  了解到,在股价闪崩前夕,公司曾发布公告,上调了日前约定好的的可换股债券的转股价格。

  5月12日晚,公司发布公告称,在当日交易时段后,公司已于认购人签订了认购协议。据此,认购人已同意认购,公司也同意发行本金总额为1500万港元的可换股债券,按年利率2.5%计息。

  据公告显示,本次所得款项净额将用于支持集团现有业务营运以及有关元宇宙及NFTs潜在项目。较早前,植华集团曾主动披露称,与Ace就开发及推广元宇宙而可能达成的战略合作事项订立不具法律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

  上述协议约定换股价为每股1.68港元(可予调整),与5月12日当天收盘价2.09港元相比,折让约19.6%。若后续全部转换,植华集团将发行共计约893万股,相当于换股后公司总股本比例约0.89%。

  公告发出后的第二天(5月13日),植华集团停牌。而到了5月16日晚,也就是复牌前夜,公司又再发布公告,公司拟将可换股债券转股价由每股1.68港元调增至每股2.09港元,于5月12日收盘价持平。如果换股股份悉数行使,植华集团将发行共计约718万股,相当于公司已发行股本的约0.72%。

  据了解,可换股债券又称可转债,是指可以在一定时期内按一定比例或价格将之转换成一定数量普通股票的特殊企业债券。可转债兼具债权和股权的特征,该债券利率一般低于普通公司的债券利率。

  对于企业而言通过发行可转债可以降低筹资成本。而对投资人而言,可换股债券具有“进可攻,退可守”的优势,股价涨时可通过转股获取高额收益,股价下跌时则可选择到期拿固定收益。

  一直以来,在金融市场上,转股价格调整的情况并不少见,但多数情况下是将转股价格向下变化,而上调转股价格的情况可谓少之又少。

  虽然植华集团上调转股价格的原因尚不明了,但一般而言,上调转股价格对认购人是不利的。以植华集团此次事件为例,若按上调后的价格转股,认购人较此前价格对应的股份数量少了大约175万股。

  注意到,自上市之后植华集团的营收较上市前已是断崖式下跌。与此同时,公司毛利率也持续下滑,净利更是连续三年录得亏损。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公司分别录得亏损2950万港元、1447.7万港元及300.8万港元,三年累计亏损高达4698.5万港元。

  年报显示,新冠疫情的反复使得公司业务备受挑战,旅游限制和学校停课措施打击了该公司的旅游背包和书包品类的销售,公司存货成本上升。此外,疫情对供应链的打击也导致该公司的生产成本上升。

  植华集团也于2021年报中坦言,公司正面临着多种财务风险,包括外汇风险、利率风险、信贷风险及流动资金风险。

  2021年10月,公司以3050万港元出售了毛利率较高的品牌产品业务,公司表示将进一步把业务重心转移至自有标签产品业务。至此剥离了品牌产品业务的植华集团已经成为了一家百分之百的箱包代工厂。

  而作为产品代工方对下游议价能力较弱,这也导致公司在毛利率水平较低的同时,也将面临较大金额的应收账款。2021年,公司贸易及其他应收款达1.08亿元,占公司当前总收益的35.49%。为补充足够的流动资金,公司通过银行借款保证公司正常经营。据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及已抵押银行存款余额为5820万港元。同时,公司目前已抵押银行存款4880万元,可见公司目前只有940万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

  虽然公司表示将在未来开启有关元宇宙及NFTs的潜在项目,但目前来看“薛定谔的猫”或是对现今元宇宙亦或是数字藏品产业形象的诠释,行业能否持续繁荣仍是未知数。而作为箱包代工厂的植华集团想在其中寻找新的盈利点,或许更加艰难。与此同时,公司表示在俄乌战争影响下石油价格飙升,带动纺织原材料的价格再度飙升,这也将对植华集团今年的业绩表现产生负面影响。

  还注意到,自2022年以来,植华集团董事会已有多名成员接连离职。其中执行董事、行政总裁Brian Worm在1月份离职,独立非执行董事邓天乐在4月份离职,独立非执行董事刘宁桦在5月离职。

  在经历了股价闪跌、成本上涨、高管出走等一系列事件后,2022年对于植华集团来说注定会是不平凡的一年。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